对不起,再见啦

Shall we dance forever?

这篇是给亲爱的沫沫的生贺~

 @是沫菡呀 祝沫沫生日快乐呀~

之前阳历的时候我俩还没扩列……不过没关系!我赶上了阴历!夸我!()

阅前注意

是凛月毕业将近一年后设定,

凛月跟泉交往中,同居中注意,

Knights重新毕业后结合设定。

有leo司注意,

文中黑体字,第一句是祝沫沫生日快乐~第二句是沫沫本人对凛月和泉想说的话~

感谢阅读,

Shall we dance forever?

六点十分……濑名泉睁开眼睛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再一次为自己生理钟点赞,坐起来清醒了一会儿,然后……

“朔间凛月你给我起来!”毫不留情的揪住旁边的人的脸往两边扯,可恶,明明只是个不注重保养的,每天只会睡睡睡的蠢熊,为什么皮肤这么好?

“痛痛痛,好痛!”朔间凛月被粗暴的从睡梦中叫醒,心里不自觉的闪过一丝杀意,毕竟以他的嗜睡程度,谁要是在他睡觉的时候弄醒他,绝对会想要杀死对方。

可是这个人是小濑呀……朔间凛月想,突然只剩下满腔的欢喜,是他最最喜欢的小濑,他怎么会生气呢?“唔……再睡一会儿……就一会儿……”继续闭着眼睛抱住濑名泉,就算脸被揪的很痛,能向濑名泉撒娇的机会朔间凛月绝对不会错过。

“不行——你没忘记今天是Knights的握手会吧?”濑名泉不为所动,继续揪住朔间凛月的脸拧,下手的力度倒是轻了,毕竟偶像还是要靠脸吃饭的。“快起来,你没忘记一会我们还要分开走吧?”

……就是这样才不爽……朔间凛月腹诽,明明都交往了……为什么跟做贼一样啊……但是濑名泉既然提到了工作,就表明没有回旋的余地了,他的恋人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当然也不会允许自己消极怠工。但是……

朔间凛月半闭着眼睛,对着濑名泉伸出手,“小濑,要早安吻才起来~”偶尔的得寸进尺还是可以的~

“……麻烦的家伙……”嘴上这么说着,濑名泉却低下头,松开揪住朔间凛月脸的手,抱住了他“麻烦的恋人”轻轻的吻在他的嘴唇上,本来准备就这样速战速决,朔间凛月却一下子对调了两个人的位置,把濑名泉压在身下加深了亲吻。

“唔……”等到放开的时候,濑名泉已经满脸通红,“你不是要再睡吗?!”濑名泉用力推开朔间凛月,下床去洗漱。

“但是还是跟小濑亲亲更重要呀~”朔间凛月笑着回他,没过久不出意外的听到了来自濑名泉的怒吼,“朔间凛月!你刚刚都干了什么?!”濑名泉从浴室里冲出来,指着自己嘴角的一点儿小小的伤口质问。

“不可以吗?”朔间凛月盯着他,笑吟吟的说,“只是因为我的男朋友太可爱了有点儿忍不住而已呀?我已经在忍耐了哦?还是说小濑想试一下我不再忍耐的时候?毕竟我现在很兴奋哦?”

“……变态,性骚扰狂魔,色情狂。”

“小濑你这样很像现役女子高中生哦~”

“闭嘴,赶紧起来。”

“是是是~”

……

把朔间凛月从床上拖起来,让他乖乖的吃完早餐,换好衣服,帮他把怎么也打不好的领带打好,多灾多难的早上终于结束了,濑名泉跟朔间凛月分别坐上了自家经纪人的车,从同一个地方出发,赶向同一个目的地。

快一年了。濑名泉坐在车上漫无目的的想,离朔间凛月毕业快一年了,离Knights重新成立也快一年了,虽然朱樱司因为低一年级的原因最近才重新入队。最后就是,离朔间凛月跟他告白,他们在一起,也快一年了。

我是为什么答应小熊的?濑名泉想,明明他又麻烦,又喜欢撒娇,又生活不能自理,还喜欢随时随地发情……唔,今天好像还有点冷,小熊还那样穿衣服不好好扣扣子会不会着凉啊……一会儿到了一定要跟他说一下。

临时居住的公寓离握手会的举办地点并不远,濑名泉没过多久就到了,进了Knights的休息室发现只有鸣上岚在,月永leo跟朱樱司都不在,明明朔间凛月先出门的却还没有到,不禁有些奇怪。

“鸣君,你看见小熊了吗?还有王样和司君。”

最后的王样跟小司司听起来就像是附带的啊……你只想问小凛月在哪儿吧……鸣上岚在心里默默地想,但是他嘴上还是说,“王样和小司司的话,因为小司司还是后辈,王样带他跟前辈们打招呼去了。小凛月的话……你们不是一起出门的?”

“不是,小熊先走的……但是现在都没来。”濑名泉不解的回答鸣上岚,所以小熊到底干什么去了?

“难不成有什么要紧的事?”鸣上岚担忧的问。

“应该没什么事吧……”濑名泉回答他,心里也在疑惑朔间凛月为什么还没来,该不会迟到吧?

最让人担心的事果然发生了,直到粉丝快要进场,朔间凛月才姗姗来迟,“小濑……王样,小朱,小鸣,对不起我来晚了……”朔间凛月气喘吁吁的跑进休息室,鸣上岚赶紧催促他去换衣服,朱樱司则在说还好赶上了。

朔间凛月三两下换好衣服,出来一看,濑名泉果然自己一个人在旁边检查流程,没有过来指责他。牙白,这是最糟糕的情况了,连理都不想理我,朔间凛月想。

鸣上岚看出来濑名泉在闹别扭了,好说歹说哄着朱樱司跟月永Leo先去踩点,把他们两个留下来了。

“小濑……”朔间凛月跟往常一样蹭过去,黏黏糊糊的准备跟他道歉。

“我说朔间凛月,”濑名泉连看都不看他,“你有没有一点儿身为偶像的自觉?你自己说过的吧,会一直陪着我,你现在又在干什么?”

“小濑……”

“握手会就要开始了,请你赶紧做好准备。”

“……好。”

……

好尴尬的气氛,朱樱司想,按照原定的计划,这次握手会为了向大家介绍他,他是现在中间的,左边是濑名前辈跟凛月前辈,右边是leader和鸣上前辈。本来按常理,凛月前辈现在应该对濑名前辈借着服务粉丝的名头搂搂抱抱,可是他居然坐的端端正正的在专心跟粉丝互动?!

leader,到底发生了什么,司很害怕。朱樱司眼神询问。

大概是吵架吧……鸣上岚代替月永Leo回应了他。

为什么leader不回应司?!

小司司你清醒一点?!王样他妹妹来了!!

看透了leader!!

小司司???你看透了什么???

那边用眼神交流的欢畅,这边朔间凛月都快想办法想到崩溃了,我要怎么样才能哄好小濑啊……今天一天都有工作……啊啊啊……烦死了……

下一个来握手的女孩子看着朔间凛月营业式的笑容,小声的问“凛月君跟濑名君吵架了吗……?”

“欸?”朔间凛月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一副委屈的不行的样子“是我不小心把小濑惹生气了……”

“难怪今天两位完全没有互动呢……濑名君肯定也不会一直生气的,毕竟两位关系很好呢。”

“谢谢你啦~以后也请多多支持Knights哦~”朔间凛月微笑着跟粉丝说完话,趁着下一个还没有过来,偷偷地歪着头看着濑名泉“小濑……我知道错了……原谅我嘛?”

“……衣服扣子扣好。”

“好♪”判断一个傲娇有没有原谅你的方法是什么?朔间凛月笑了笑,当然是他开始关心你了呀?

下一个跟濑名泉握手的女孩子脸红红的,有些害羞的对濑名泉说“泉,泉桑,其实今天是我的生日……”

“这样吗?祝你生日快乐哦?”濑名泉带着完美的微笑说,朔间凛月却凑过来,“不行哦小濑,不要这样死板啊?要让公主殿下开心才对吧?”

“不用你讲。”濑名泉白了他一眼,转头对女孩说,“那我给你写个祝语吧?可以吗?你叫什么名字呢?”

“沫菡。”女孩小声的说。

“好的♪那么祝沫菡公主殿下,生日快乐♪

“还有就是,一直都,想跟泉桑和凛月君说,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请你们一直共舞下去吧!

欸?!濑名泉心里一惊,这不是还在StarMine的时候……被听到了?!朔间凛月倒是笑眯眯的回应“会的哦?感谢这位公主殿下的支持呢♪”等到女孩走了,他偏过头,看着还在震惊的濑名泉,小声的凑过去说“小濑,要一直跟我跳舞吗?”

后面排队的粉丝们发现两个人亲昵的举动开始小声的惊呼,濑名泉用手推开朔间凛月,连耳尖都是红的,却别扭的说“……先工作。”

“好♪”

握手会结束之后,朔间凛月提议两个人一起走回去。濑名泉虽然嘴上拒绝着说会被发现,偷拍什么的,却还是给朔间凛月戴好了墨镜和口罩,跟Knights的其他人打了招呼一起走出了会场。

真不坦率啊,朔间凛月想。等濑名泉主动来牵他的手是无望,于是他先一步牵住濑名泉的手“就一会儿,可以吗?”

“……到人多的地方为止。”

“好♪”

人渐渐多了起来,鉴于白天他已经惹怒了濑名泉,朔间凛月这次极其自觉的松开了手。

红灯亮了,人群被分隔在马路两边。

濑名泉突然发现自己左手手腕上多了一条手链,“是我刚刚戴上的,红色的宝石让他想起朔间凛月的眼睛”朔间凛月悄悄的说,带着一点儿骄傲的语气,举起自己的右手给濑名泉看,是跟他的眼睛一样的湛蓝“跟我的是一对的~”

脸开始有点儿发热,是不是戴口罩的原因啊,濑名泉想,却又把口罩拉的更高,遮住自己的脸,“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不是哦?只是今天刚刚好完成了,途中去拿所以有点儿迟到了……原谅我嘛~”

“……最后一次。”真敢说啊,多少个最后一次了,朔间凛月笑眯眯的看着濑名泉口是心非的样子。

绿灯亮了,人群开始往对面走。

朔间凛月也往马路对面走过去,“手链,小濑担心媒体发现不戴也没关系,毕竟我最喜欢小濑了,一直一直都很喜欢,全世界最喜欢了♪”朔间凛月扯下口罩,在马路对面这么说着。

濑名泉还没有过去,朔间凛月的声音有些不清晰,但是他看的懂他在说什么。他突然想起来刚刚那个女孩子跟他说的话,“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请你们一直共舞下去吧!”也想起来朔间凛月在StarMine上跟他说过的话“在没有烦人的太阳的世界里和我一起跳舞吧♪”

好呀。他想。

绿灯显示还有几十秒,他可以慢慢的走过去。

但是他跑了起来。

“朔间凛月,”就算他很麻烦,就算他很爱撒娇,就算他生活不能自理,就算他老是随时随地给自己找麻烦。

濑名泉跑到马路那边,抱住朔间凛月。墨镜太过碍事,让他看不见那双总是温柔的注视着他的眼睛,于是他伸手把朔间凛月的墨镜扯下来。

人群中有人发现了朔间凛月,小声的惊呼起来。

自己的墨镜和口罩也太过碍事,于是他自己也扯下伪装。

“小濑?”朔间凛月一脸惊讶的看着他。

就算他一堆毛病,那又怎样?濑名泉想。

“我喜欢你。”我喜欢他呀。

赤红色的双眼微微睁大,带着震惊的看着他。

濑名泉看着已经比自己高半个头的恋人,懊恼的抓住他的领带把朔间凛月的头往下拉,自己也踮起脚尖,头一次主动的吻上朔间凛月。

那不能算是吻,向来脸皮薄的濑名泉这次也只是轻轻的用自己的嘴贴在了朔间凛月的嘴上,然后小声的说“无论白天还是黑夜,请你一定要永远邀请我跟你共舞。”说完他极其羞耻的放开朔间凛月,脸红的不像话,准备重新戴上墨镜。

朔间凛月却一把抓住他的手,抱住他的腰,重新吻上去,灵巧的舌头撬开牙关,带着濑名泉的舌头共舞。

人群渐渐的骚乱起来,不少人已经开始拿起手机拍照。可是我管他们的呢?朔间凛月想,有什么事比小濑更重要吗?没有。于是他变本加厉的亲吻着濑名泉,直到他呼吸急促的不行才放开。

“小濑,”朔间凛月喊,濑名泉现在羞耻的把脸埋在他的胸口不愿意抬头。

“我喜欢你,所以,不论白天还是黑夜,请永远跟我共舞吧。”

“好。”恋人闷闷的声音从胸口响起,朔间凛月看着周围的人群,觉得这次可能有点儿闹大了。但是他一点儿都不在意,濑名泉也握住了他的手,即使没有说话,他也明白他的意思——

只要能跟你一起,不管是什么艰难险阻,我愿意用尽一切去跨越。

所以,无论白天还是黑夜,请一直与我共舞。

                                                                                                             End

第二天在公司休息室的leo,司司跟姐姐

岚姐姐:真不愧是小凛月跟小泉呢,搞这么大事出来,居然当街就这样公开了www

司司:好!司明白了!

岚姐姐:??你明白了什么??

司司:好!leader!我们也去公开吧!地点的话你觉得明治神宫怎么样?!

Leo:哦哦哦不愧是suo!这么大胆的想法!啊啊啊啊我的inspiration!!

岚姐姐:你们俩给我等等??有没有人在意一下团队形象和公关问题??

没有哦。(笑)

 

经纪人的场合:

朔间凛月的经纪人A跟濑名泉的经纪人B

A:我家祖宗又翘班了,快让你家祖宗来治治他。

B:没用的。

A:为啥?

B:因为我家祖宗也翘班了。

A:……我俩辞职吧。

 

结果我还是在小剧场沙雕了……

写了平时偶尔会生气却很容易心软的lmq呢wwww

还写了自己比较喜欢的凛泉呢,泉虽然傲娇,但是明白自己心意的他也会对喜欢的人说出来的吧?我是这么想的,希望大家喜欢www

(以及我终于掌握了发表情包的方法!)